李建青宋宝宁诉青海湟川中学人

2020-01-08 作者:热博体育咋样 116

【裁判摘要】一、根據教育部制定的《學生傷害事故處理辦法》第九條的規定,因學校教師或者其他工作人員體罰或者變相體罰學生,热博体育咋样或者在履行職責過程中違反工作要求、操作規程、職業道德或者其他有關規定,造成學生傷害事故的,學校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二、根據《中小學德育工作規程》第二十七條的規定,中小學校應當嚴肅校紀,對嚴重違犯學校紀律的學生應當根據其所犯錯誤的程度給予批評教育或者紀律處分,并將處分情況通知學生家長。中小學生系未成年人,其心理發育并未成熟,對于外界刺激的承受能力有限,學生之間的個體差異也比較大。學校作為教育機構,在處分學生時應當充分考慮學生的心理承受能力,在處分的同時做好教育、疏導工作。從根本上講,對學生的處分也是教育手段,而不是簡單的懲罰。只有在充分考慮受處分學生的心理素質,針對其實際情況進行教育、疏導的基礎上,處分手段才能真正發揮教育作用,才能避免可能發生的悲劇。如果學校在處分過程中,僅僅為了追求懲戒的時效性,沒有充分考慮學生的心理承受能力,且沒有按照規定及時與家長進行溝通,使得家長沒有機會對學生進行有針對性的引導和教育,學校則對造成學生發生傷害事故具有過錯,應當認定學校的違規行為與學生的傷害事故具有一定的因果關系,學校應當依法承擔與其過錯相應的賠償責任。原告:李建青,男,漢族,47歲,黃河上游水電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住西寧市海西路。原告:宋寶寧,女,漢族,44歲,李建青之妻,青海省運輸集團公司職員,住址同李建青。被告:青海湟川中學,住所地:西寧市蘇家河灣。法定代表人:馬康伯,該校校長。原告李建青、宋寶寧因與被告青海湟川中學(以下簡稱湟川中學)發生人身損害賠償糾紛,向青海省西寧市城西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原告李建青、宋寶寧訴稱:原告之子李暉系被告湟川中學高二(6)班學生。2005年11月8日下午,李暉參加湟川中學組織的政治課考試,監考老師在沒有充分事實根據的情況下,認定李暉作弊。次日上午,湟川中學相關部門違反法定程序,未經調查核實,即作出對李暉記過處分的決定,并將處分決定張貼于校園公示欄內。同日李暉在家中自縊身亡。湟川中學的錯誤處理決定給李暉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壓力和嚴重的心理傷害,并導致李暉自殺身亡。故請求法院判令湟川中學賠償死亡賠償金146393.40元、喪葬費8614.50元、交通費10000元、精神損失費10萬元。被告湟川中學辯稱:原告李建青、宋寶寧之子李暉違反學校紀律,在考試中作弊的行為經查屬實,被告學校針對李暉的違紀行為,按照有關規定給予其相應的處分并無不當。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西寧市城西區人民法院一審查明:原告李建青、宋寶寧之子李暉系被告湟川中學高二(6)班學生。2005年11月8日下午,李暉在參加湟川中學組織的政治課考試中,因夾帶紙條被監考老師以作弊處理,隨后監考老師將紙條交校政教處。次日上午,湟川中學校政教處依照《青海湟川中學關于考試紀律的規定》給予李暉記過處分,并張榜公布。同日下午李暉未到校參加考試,并于當晚七時許在家中自縊身亡。以上事實,有《青海湟川中學關于考試紀律的規定》、《青海湟川中學解除學生處分的辦法》、被告湟川中學《關于對李暉同學考試違紀的處理決定》、西寧市公安局城北分局(2005)寧公北尸檢字第42號《尸表檢驗報告書》、湟川中學會議記錄、李暉用于作弊的紙條及原、被告陳述等證據在案證實,足以認定。本案的爭議焦點是:被告湟川中學是否應對原告李建青、宋寶寧之子李暉自殺身亡的后果承擔賠償責任。西寧市城西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被告湟川中學按照學校有關規定,針對原告李建青、宋寶寧之子李暉的作弊行為作出處分決定,其行為并無不當。該處分決定雖有瑕疵,但與李暉自縊身亡無直接因果關系,故湟川中學不應對李暉自殺身亡的后果承擔賠償責任。李建青、宋寶寧的訴訟請求沒有法律依據,依法不予支持。據此,西寧市城西區人民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四十條第一款、第一百二十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第二款的規定,于2006年8月1日判決:駁回原告李建青、宋寶寧的訴訟請求。李建青、宋寶寧不服一審判決,向青海省西寧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其主要理由是:1.上訴人之子李暉夾帶的紙條與考試內容無直接關系,因此在考試過程中不會存在抄襲行為,一審判決認定被上訴人湟川中學對李暉以作弊進行處理適當,沒有事實依據;2.湟川中學給予李暉記過處分,并將處分決定張貼于校園公示欄內的行為主觀隨意,構成違法;3.湟川中學對李暉作出處分決定后,違反相關規定,剝奪了李暉的申辯權;4.李暉于處分當日下午未到校參加考試,湟川中學沒有及時與家長聯系,沒有盡到相應的注意義務;5.湟川中學在處分李暉的過程中,處理簡單草率,違反工作要求,未遵循相關的程序規定;6.一審法院認定李暉的死亡時間為案發當日晚7時許,而青海省科技司法鑒定中心所作的法醫司法鑒定書則確定李暉的死亡時間為當日中午12時30分至下午15時30分之間,故一審判決對李暉死亡時間的認定錯誤。綜上,李暉的死亡與湟川中學的錯誤處理決定之間存在著必然的因果關系,湟川中學應當對其過錯行為承擔賠償責任。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判決結果錯誤,請求依法改判湟川中學賠償死亡賠償金、喪葬費、交通費共計165008元。被上訴人湟川中學口頭辯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判決結果正確,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西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查明:上訴人李建青、宋寶寧之子李暉系被上訴人湟川中學高二(6)班學生。2005年11月8日下午,李暉在參加湟川中學組織的期中政治課考試中夾帶紙條,在考試結束前20分鐘被監考老師發現,監考老師當即沒收紙條并令其交卷,后監考老師將紙條及試卷交于校教務處,校教務處經與政教處的領導研究,認定李暉作弊的事實成立,于當日下午決定給予李暉記過處分。11月9日上午9時許,湟川中學將李暉的處分決定張貼于校園的公示欄內,李暉于當日上午10點多看到了張貼的處分決定,當時其班主任亦在場。隨后,李暉找到監考老師及政教處主任,要求取消處分決定,未獲同意。當日中午12時許李暉回到家中,沒有再去學校參加下午2時開考的英語考試。李暉的母親宋寶寧于當日下午5時50分到家,發現門被反鎖,撬門進去時已近晚7時,進門后即發現李暉用皮帶系在脖子上,吊在臥室門的把手上,家人即送至醫院搶救,到醫院時李暉已無呼吸、一切反射消失,醫院確定李暉已死亡。另查明,青海省科技司法鑒定中心經尸檢,作出法醫司法鑒定書,確定李暉的死亡時間為11月9日中午12時30分至下午15時30分之間。本案二審的爭議焦點,仍然是被上訴人湟川中學是否應對上訴人李建青、宋寶寧之子李暉自殺身亡的后果承擔賠償責任。西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首先,被上訴人湟川中學對上訴人李建青、宋寶寧之子李暉在考試中夾帶紙條的行為以作弊處理并無不當。李暉作為湟川中學的一名學生,明知夾帶紙條是考場紀律所不允許的,但仍夾帶載有與考試科目相關內容的紙條進入考場,其行為違反了學校制定的考試紀律。作弊是一種違紀行為,在考試中只要考生有夾帶、偷看、傳遞紙條的行為就構成作弊,并不以作弊是否得逞、紙條內容是否與試題有關作為構成要件,故湟川中學認定李暉作弊,具有充分的事實依據。針對李暉的違紀行為,湟川中學以作弊給予其記過處分并無不當。其次,被上訴人湟川中學給予李暉記過處分,并在校園范圍內張貼處分決定的行為不具有違法性。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第二十八條的規定,學校對受教育者有實施獎勵或者處分的權利。《中小學德育工作規程》第二十七條規定,中小學校應當嚴肅校紀,對嚴重違犯學校紀律的學生應當根據其所犯錯誤的程度給予批評教育或者紀律處分,并將處分情況通知學生家長。上述規定并未明確關于違紀學生的具體處分辦法。湟川中學為整頓考場紀律,加大懲戒力度,給予李暉記過處分,雖是基于其管理需要,但也屬于其自治權利,且根據本案事實,李暉確有作弊行為,湟川中學對李暉作出的處分決定并無不當。湟川中學在校園范圍內張貼對李暉的處分決定,既是對違紀者的懲戒,也是對其他學生的警示,且處分決定的張貼范圍僅限于校園之內,并未擴大公布范圍,亦不違反該校制定的考試紀律。因此,湟川中學張貼處分決定的行為并無不當,不具有違法性。第三,被上訴人湟川中學并未剝奪李暉對于處分決定的申辯權。李暉在見到學校公布的處分決定后,即向班主任老師、監考老師和政教處領導作了解釋,提出了撤銷處分的申請,行使了申辯權。雖然湟川中學未同意李暉的請求,但并不等同于學校剝奪了李暉的申辯權,且李暉仍有進一步申訴的權利。因此,上訴人李建青、宋寶寧關于湟川中學剝奪李暉申辯權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第四,李暉在受到處分的當日下午沒有到校參加考試,被上訴人湟川中學對此不存在未盡合理注意義務的過錯。李暉于當日中午12時許放學回到家中,不屬于擅自離校。學生放學回家后應由家長進行管理,對于正常離校回家的學生,學校無法預見到會發生什么樣的危險。故對于李暉當日未到校參加考試,湟川中學不存在未盡合理注意義務的過錯。第五,被上訴人湟川中學在處分李暉的過程中違反工作要求,未遵循相關規定,存在一定的過錯。根據湟川中學自行制定的《解除學生處分辦法》的規定,對違紀學生的處分決定,經校政教處調查落實后,需報請校務會批準。而湟川中學在對李暉作出處分決定前既未對當事人即李暉本人進行調查核實,聽取李暉的陳述,也未將處分決定報校務會批準。雖然湟川中學關于李暉的處分決定在實質上并無不當,但其工作方法確實存在簡單、草率、不規范的問題,也違反了其自行制定的工作要求。另外,根據《中小學德育工作規程》第二十七條的規定,學校對學生作出的處分決定應當通知學生家長。湟川中學也認可該校正式的處分決定是一式三份,由學校、班主任、家長各持一份。然而本案中,湟川中學未將關于李暉的處分決定及時通知其家長。中小學生系未成年人,其心理發育并未成熟,對于外界刺激的承受能力有限,學生之間的個體差異也比較大。學校作為教育機構,在處分學生時必須充分考慮學生的心理承受能力,在處分的同時做好教育、疏導工作。從根本上講,對學生的處分也是教育手段,而不是簡單的懲罰。只有在充分考慮受處分學生的心理素質,針對其實際情況進行教育、疏導的基礎上,處分手段才能真正發揮教育作用,才能避免可能發生的悲劇。然而本案中,湟川中學僅僅為了追求懲戒的時效性,沒有充分考慮李暉的心理承受能力,且沒有按照規定將處分決定及時通知李暉的家長,使得熟悉、了解李暉個人情況的家長沒有機會針對李暉性格中存在的問題及時進行引導和教育,喪失了避免本案悲劇發生的可能。故湟川中學違反工作程序的處分行為與李暉的死亡具有一定的因果關系。根據教育部制定的《學生傷害事故處理辦法》第九條的規定,學校教師或者其他工作人員在履行職責過程中違反工作要求、操作規程、職業道德或者其他有關規定的,學校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鑒于本案發生的主要原因是李暉不能正確對待問題、對挫折的承受力有限,從而導致了損害結果的發生,故上訴人李建青、宋寶寧要求被上訴人湟川中學承擔全部賠償責任的理由不能成立。基于湟川中學在工作方法和操作規程上存在一定的過錯,應判令其承擔20%的賠償責任。上訴人李建青、宋寶寧主張的賠償費用中關于死亡賠償金與喪葬費的計算方法與計算數額,雙方當事人均無異議,應予確認。交通費上訴人主張了10000元,實際提供的票據為5463.50元,此票據均為辦理喪事過程中的交通支出。關于交通費的賠償標準和賠償范圍,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二條的規定,計算交通費的范圍應是受害人及必要的陪護人員因就醫或者轉院治療實際發生的費用。李暉在送往醫院時已經死亡,再未發生陪護、治療、轉院等需要的交通費,但其父母將其送往醫院搶救所發生的交通費應酌情賠償500元,其余交通費不屬于法律規定的賠償范圍,故不予支持。綜上,西寧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一審判決對部分事實認定不清,判決結果不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的規定,于2006年12月20日判決:一、撤銷西寧市城西區人民法院(2006)西民一初字第267號民事判決;二、被上訴人湟川中學賠償上訴人李建青、宋寶寧死亡賠償金146393.40元、喪葬費8614.50元、交通費500元(合計155507.90元)的20%,計31101.60元。本判決為終審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