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博体育咋样陈某某甘某某等诉林某某财产损害

2020-01-08 作者:热博体育咋样 166

關鍵詞:公平責任原則火災損害起火原因不明因果關系過錯[裁判要旨]1.起火不等于火災,热博体育咋样起火原因不明的火災損害,造成損害的原因是火災而不是起火,認定損害責任應先確定火災原因。2.火災原因不等于起火原因,火災事故認定書雖然可以在民事侵權訴訟中作為證據使用,但由于起火原因認定與民事訴訟中火災原因認定的事實和法律依據有所區別,火災事故認定書關于起火原因的認定不能作為火災損害原因認定的唯一依據,應當結合火災中的人財物狀況和法律關系以及火災全過程,全面分析全部證據,根據民事法律的因果關系理論進行綜合認定,而不宜以因果關系不明為由徑行適用《侵權責任法》的公平責任條款。[相關法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條第一款行為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第二十四條受害人和行為人對損害的發生都沒有過錯的,可以根據實際情況,由雙方分擔損失。[基本案情]陳某某、甘某某、曾某某系福鼎市某房地產所有人。2007、2008年陳某某拍賣受讓該房屋,拍賣價是500多萬元。2011年3月25日,陳某某與林某某簽訂《房屋租賃合同》,約定由林某某承租該房產,合同第五條約定:租賃期間,原則上房屋只能在原有的基礎上進行裝修,若需進行改造,需征得甲方同意,并要求在有關建筑施工部「1指導下確保安全,如因擅自裝修引起的一切責任由乙方承擔。第七條約定:租賃期內若發生任何自然災害以及建筑物損壞等安全事故、其他人為事故等情況,甲方均不承擔任何責任。第八條約定:乙方應保證做好各方面的安全防范改造,對房屋的安全情況要經常檢查,在租賃期間甲方不承擔任何安全責任乙方應確保甲方的房產不受任何損失。第九條約定:租賃期間,乙方不得對房屋進行轉租,特殊情況須轉租要征得甲方同意。后林某某成立福鼎市某百貨商場,經營特步專賣店。2015年間,林某某未經陳某某同意擅自將房屋轉租給他人。2016年1月18日,房屋發生火災,造成房屋損毀。2016年3月16日,福鼎市公安消防大隊作出鼎公消火認字[2016]第0004號《火災事故認定書》,對火災事故作出認定:起火時間為2016年1月18日16時58分左右,起火部位為特步專賣店一層倉庫;起火點為該倉庫西側;起火原因可以排除防火、生活用火、遺留火種、玩火、自燃、雷擊引起火災,不能排除電氣線路故障引發火災。林某某不服,提起申請復核,2016年4月27日,寧德市公安消防支隊作出《火災事故認定復核決定書》,決定維持原火災事故認定。2016年6月27日,福建博海工程技術有限公司作出《危房鑒定報告》,鑒定該房屋因火災燒毀,房屋整體出現險情,屬整體危險房屋,必須立即采取措施。后陳某某將房屋拆除重新搭蓋,目前主體工程尚未竣工。因林某某管理不善造成的火災嚴重侵害了陳某某、甘某某、曾某某的合法權益,依法應承擔賠償責任。被告林某某辯稱:(1)福鼎市消防大隊作出的《火災事故認定書》未深人調查,未對起火經過和撲救情況作出說明。寧德市公安消防支隊未詢問證人也未實地調查,作出答復意見書。林某某于2017年10月向福建省公安消防總隊申請重新認定,仍在處理中,結論未出前,不能定論。(2)火災并非林某某倉庫引起,即使是林某某倉庫引起,也是陳某某原有開關引起。(3)陳某某、甘某某、曾某某在省公安消防總隊重新認定尚未作出答復前,未經林某某同意拆除房屋,若是陳某某開關引起火宅,陳某某需要賠償林某某貨物損失1000多萬元。(4)陳某某、甘某某、曾某某訴稱的租金,林某某交給陳某某、甘某某、曾某某四年租金200萬元,第四年(火災發生的一年),林某某只使用了10個月,還有2個月的租金未退還。現起訴2016年3月26日至2017年3月25日的租金,沒有依據。(5)陳某某、甘某某、曾某某訴稱的火災造成房屋損失80萬元,沒有依據。(6)陳某某提出的第九條約定:租賃期間,乙方不得對房屋進行轉租,特殊情況轉租要征得甲方同意。但是,在2013年1月25日,陳某某已經簽訂了同意林某某可部分轉租的協議。(7)根據《商品房屋租賃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出租人應當定期對房屋進行檢查維護,使房屋處于正常可使用狀態,因沒有及時維修房屋而造成的任何人身傷害和財產損失,出租人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出租人陳某某沒有盡到安全修繕的義務,因輸電線路的老化而引起火災,造成承租人林某某財產損失,出租人陳某某應承擔賠償責任。陳某某提供的檢驗報告,租賃的房屋是約于1982年施工建成的,在博海公司檢驗報告中說到房屋橫墻與縱墻交接處、房屋四角、樓梯四角均未設置構造柱,采用獨立磚柱承重不符合規范要求,機構整體性較差,房東應當提供符合消防安全要求的建筑物,作為房東陳某某是否有在出租房屋前做好相關的安全隱患排查工作。若起火原因不能排除電氣線路故障引發火災,也不能排除引發火災的電氣線路為陳某某所留。案涉房屋約于1982年施工建成,為三層混合結構。陳某某、甘某某、曾某某于2015年2月2日登記為該房屋的按份共有人。2011年3月25日,陳某某作為出租方,林某某作為承租方,雙方就林某某承租案涉房屋訂立房屋租賃合同,合同有關內容如下:租賃期限自2011年3月25日至2016年3月25日;第一年年租金為50萬元,第四年按上一年租金的8%逐年遞增,年租金應在每年3月26日前一次付清;租賃期內若發生任何自然災害以及建筑物損壞等安全事故、其它人為事故等情況,陳某某均不承擔任何責任;林某某應保證做好各方面的安全防范改造,對房屋的安全情況要經常檢查,在租賃期間陳某某不承擔任何安全責任,林某某應確保陳某某的房產不受任何損失。林某某承租該房屋后,部分店面用于自營特步鞋店,部分店面經陳某某同意后轉租給案外人鄭程凱經營凱騰服飾店。涉訴時林某某已支付了截至2016年3月25日止的租金。因案涉房屋發生火災,2016年1月30日,林某某和特步鞋店店員林潔以受損人身份向福鼎市公安消防大隊申報火災直接財產損失:建構筑物及裝修計170萬元(鋼筋混凝土結構80萬元,服裝店精裝修90萬元),設備及其他財產計6592100元,總計8292100元。福鼎市公安消防大隊于當日統計案涉房屋損失總計4415000元,其中,建構筑物及裝修計344000元(鋼筋混凝土結構20萬元,服裝店精裝修144000元),設備及其他財產計4071000元。福鼎市公安消防大隊于2016年3月16日作出的鼎公消火認字[2016]第0004號《火災事故認定書》顯示:火災事故基本情況:2016年1月18日17時02分,福鼎市公安消防大隊接到市公安局指揮中心轉接報警稱福鼎市太姥山鎮金鱗路240號服裝店發生火災。過火建筑面積658平方米,燒毀木結構建筑物1棟,磚混結構建筑1棟,建筑內家具、家電、商品等物品。經統計,直接財產損失為7421452元。經調查,對起火原因認定如下:起火時間為2016年1月18日16時58分左右,起火部位為特步專賣店一層倉庫;起火點為該倉庫西側;起火原因可以排除放火、生活用火、遺留火種、玩火、自燃、雷擊引起火災,不能排除電氣線路故障引發火災。以上事實有詢問筆錄12份,火災現場勘驗筆錄1份,現場痕跡、物品照片36張,司法鑒定檢驗報告書1份及氣象報告1份等證據證實。林某某有異議,向寧德市公安消防支隊提出復核申請,寧德市公安消防支隊于2016年4月27日作出維持原火災事故認定的寧公消火復字[2016]第0002號《火災事故認定復核決定書》。2016年6月27日,經陳某某委托,福建博海工程技術有限公司就案涉房屋作出(BHK)Y116000246《危房鑒定報告》,報告顯示的鑒定結論為本工程危險性鑒定等級綜合評定為D級,其承重結構承載力已不能滿足正常使用要求,房屋整體出現險情,屬整體危險房屋,必須立即采取措施。2017年10月11日,陳某某等訴至法院,請求判令:林某某賠償因火災房屋損失80萬元和因火災造成房屋自2016年3月26日起至2017年3月25日止租金損失629856元。[裁判結果]福建省福鼎市人民法院于2017年11月28日作出判決:一、林某某應于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賠償陳某某、甘某某、曾某某財產損失15萬元;二、林某某應于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賠償陳某某、甘某某、曾某某租金損失5萬元;三、駁回陳某某、甘某某、曾某某的其他訴訟請求。宣判后,陳某某、甘某某、曾某某提出上訴。福建省寧德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3月12日對一審判決不當適用公平責任條款進行糾正后作出(2018)閩09民終198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裁判理由]法院生效裁判認為:火災,系指在時間或空間上失去控制的災害性燃燒現象,火災過程一般分為初起、發展、猛烈、衰減、熄滅五個階段,起火處于火災的初起階段,是一個由未燃狀態轉向燃燒狀態的過程,起火和火災在性狀、程度、發生原因等方面均不等同。因此,評判林某某有否侵權,除依法審查是否滿足一般侵權行為的構成要件外,還應區分起火和火災的不同內涵和意義。消防部門對起火原因的認定,系以現場勘驗、調查詢問和有關檢驗、鑒定意見等調查情況為依據,與《侵權責任法》關于侵權行為認定的法律依據、歸責原則有所區別,故火災勘查學上的起火原因不明不等于侵權責任法意義上的火災原因不明。因此,消防部門作出的起火原因無法查清的認定不能作為民事侵權損害賠償案件中確定責任的唯一依據,應當結合案件實際情況,根據《侵權責任法》的歸責原則進行綜合認定。經查,火災發生于林某某占用房屋期間,起火點位于林某某管理范圍之內,林某某負有采取防范措施以確保房屋安全的合同義務,加之房屋老舊且儲存易燃物品,其在主觀上應盡到善良管理人標準下最大的謹慎。林某某未能舉證證明其從事了預防火災發生、控制火災規模的相應作為,但鑒于起火后報警及時,陳某某等亦稱火勢蔓延速度很快,可認定林某某對妥善管理的注意義務的違反存在一般過失。火災造成房屋毀損系本案不爭事實,依社會一般經驗和智識水平,林某某怠于履行安保義務的行為可能導致該種損害,且該種損害確實發生,因此,該種行為是該種損害發生的適當條件,二者之間具有相當因果關系。基于以上分析,林某某因過錯對陳某某等的房屋所有權造成了侵害,侵權行為成立,其不能證明存在減免責任的情形,依法應承擔侵權責任,在陳某某等直接損失和間接損失范圍內賠償其財產損失。本案中,直接損失體現為火災發生時房屋的價值和因對危房立即采取措施而增加的支出,消防部門統計的房屋損失為20萬元,陳某某等未能提供證據證明統計依據的僅僅是受損人的申報或作出該結論的依據證明力不足,也未舉證證明增加支出的具體數額,提出的80萬元賠償額亦缺乏合理依據,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可采信消防部門的統計作為損失認定的依據。林某某已支付了截至2016年3月25日止的租金,故陳某某等因財產權益被侵害導致本應獲得的利益無法獲得的情況并不存在。陳某某等主張林某某再支付一年租金,但沒有證據證明林某某應有此預期,理據不足,不予支持。因此,原審確定的賠償數額計20萬元填補了受害人能夠證實的全部損失,應予維持。